当前位置:首页 > 更多动态
  • 给电动自行车一个身份 还道路交通一份安全
  • 2017-09-28 17:05:00 来源:we我们 作者:汤汉涛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如果说城市里的电动自行车病灶是身份不能明确,那么对症下药就很重要。首先应该明确,电动自行车,就是一种机动车。随着电动自行车的重量越来越重,不少车子的车速早已经超过20KM/H,电动自行车俨然成为了机动车成为了一种共识。在这样的情况下,将电动自行车纳入到机动车监管,是一种必要手段。

  ——汤汉涛

  

  行走在东南亚,你一定会被浩浩荡荡的摩托车大军所震撼。但是你有没有问过他们,为什么不选择在国内最流行的电动车,而非得使用摩托车呢?我来告诉你答案:不给力。摩托车作为机动车的一种,不似汽车身躯庞大,汽车不适合一些小路的行走,而且遇到堵车、红灯基本就属于“抓瞎”,摩托车的通行效率反而更高。当然还有更主要的原因:摩托车比汽车要便宜的多。

  但是随着国内的不少城市“限摩”措施的实施,城市里的摩托车是少了,但是电动车作为重要的替代产品,却火热了起来。有媒体报道称,2014年杭州的电动自行车数量已经达到了200万辆。这还不是完全的统计,不包含未上牌或者从网络购买的一些“准电动自行车”。而当年杭州的汽车保有量也是200万辆左右。而即便在今年共享单车最为火热的时候,满城尽是共享单车的情况下,其总数也在40~50万辆左右。可见电动车,已经成为了城市出行的最大群体。

  但是最近,围绕着电动车的两则新闻,则让人重新对电动自行车产生了关注度。一则是杭州的一辆公交车,疑似避让突然闯出来的电动车而撞上了周边的绿化带,司机不幸遇难。这则新闻有非常强烈的带入感,让公众迅速地产生了自己出行过程中遭遇的“神出鬼没”电动自行车的情感。在网络上,各种对于电动自行车的吐槽和爆料不断。有人说自己开车被电动车撞了,交警告诉她,如果想赔到钱,报机动车全责吧。还有人说,自己被电动车剐蹭以后,只得到一句司机没钱,结果只能是自认倒霉。无论是城市里的汽车驾驶员,还是行人,可以说对于电动自行车,那是“敬而远之”的。第二则新闻,讲的是台州有一个判例,因为电动自行车闯红灯被汽车给撞了,结果交警判罚电动车全责,不仅自己的医药费要掏腰包,还得要赔偿汽车被撞坏的部分。不少汽车驾驶员都觉得扬眉吐气:终于,不再是汽车“弱势”了。

  看到两则新闻,连起来阅读我相信很多人都会提出建议:强化电动车管理执法,保障道路交通出行安全。但是你只要以“杭州+电动车”作为搜索关键词,你就会发现不少的新闻报道都提及,杭州在近年来,隔三岔五就有一个专项整治工作。但是结果呢?除了电动自行车驾驶者熟知了一些路口有交警查交通违法行为,有一些路口如果交通违法行为要去学习、当志愿者,剩下的基本属于车照骑,章照违。

  

  那么,何以解忧?恐怕还得从最原始的电动自行车身份说起。电动自行车的存在,是成功做了摩托车的替身,能够有比自行车更远的出行距离和较小的运动压力,换来更远的出行距离,以及比汽车更灵活的出行方式。相比较摩托车不够给力的毛病,被不需要驾照、跟自行车差不多方便的方式上车牌的便利所抵消,这也是为什么如今城市里电动自行车越来越多,但是越来越被人诟病的所在。没有机动车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没有交强险、不用考驾照、没有扣分的准入门槛、发生交通违法行为基本上也难存证、难找当事人、难处罚。当违法需要承担法律责任成为小概率事件时,多数人一定会选择图个方便、“铤而走险”。

  英国人有一句谚语,叫“Never too late to change”,简单说,就是改变永远不晚。如果说城市里的电动自行车病灶是身份不能明确,那么对症下药就很重要。首先应该明确,电动自行车,就是一种机动车。随着电动自行车的重量越来越重,不少车子的车速早已经超过20KM/H,电动自行车俨然成为了机动车成为了一种共识。在这样的情况下,将电动自行车纳入到机动车监管,是一种必要手段。

  将电动自行车纳入机动车管理序列,至少能够获得以下几个好处:1)驾驶人考证,有必要的驾驶安全培训,对驾驶人信息进行录入,交通违法行为扣除相应的分数,相当于设立了驾驶人的准入门槛。2)车辆需要按照机动车模式登记。出现交通违章行为,不再是无据可查,驾驶人需要为自己的不安全驾驶行为负责。3)配置交强险等保险,对驾驶人自身和交通事故对方,都有一个很好的人身和财产保障。4)通过年检等形式,对一些车辆的非法改装问题进行处罚。5)有了强制报废时间,车辆超期服役、不符合条件的车辆上路问题可以杜绝。

  

  说一个跟电动自行车无关,但是跟主题有关的东西。它叫ICO。我相信如果两个月前和大家讨论这个话题时,没有人知道ICO到底是什么。但是如今,ICO成为了新闻热词。随着央行等部门对以比特币为代表的ICO进行监管和叫停之后,人们逐渐了解了这个神秘的融资方式。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而ICO也不是一天就叫停的。在叫停前,伴随着ICO的舆论争论并没有停止过。有媒体认为ICO存在诸多弊端,应该强化监管,却有ICO业内人士提出,这只是一个烟雾弹,有人刻意夸大了ICO的风险,只要去除行业里面的“害群之马”,那么ICO身份还是能够保住的。甚至有人乐观的估计,在经过央行等部门的调查之后,一些准ICO产品,或者说目前市场上相对比较规范的ICO能够存活,但是其他的,都将消失。这种自信来自此前的一些金融产品的生存经验:“粗放生长——投诉升高——鱼龙混杂——监管来临”。而更多庄家者的游戏,已经在监管来临之前“成功上岸”。比如著名的P2P理财金融领域,就出现了不少打擦边球、甚至直接违法违规的平台。

  但是估计很多人都没有想到,ICO的这场监管风暴来得有点快,就像是龙卷风,所到之处,ICO的模式可以说是被基本叫停。在可能造成系统性金融风险之前,及时踩刹车,也让人们不得不佩服央行是“老司机”,能够提前预判面前究竟是沼泽还是水坑。

  之所以要说ICO的案例,其实想提醒的是,解决问题,需要下定决心,只有对核心问题动刀,才不至于出现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状况。在对待城市交通痛点上,与其下严查严打的决心,不如下防范系统性交通风险的决心,从根本的性质上加以明确,从根本的问题上加以解决。说不定,当电动车的身份问题很好地解决了,资本青睐的共享电动自行车发展的掣肘,也会随之消失。

  作者:汤汉涛  (制片人)

  浙江电视台钱江频道《九点半》栏目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