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更多动态
  • 大运河南端,一座没有围墙的博物馆
  • 2020-06-02 09:31:00 来源: 作者: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从运河广场上拱宸桥,翻下便到了桥西直街。

 

历史上,这里曾是南北漕运往来的交通要道和繁华商埠,浓缩了杭州近现代民族工商业发展的辉煌史,也见证了上世纪末工业没落的无奈。

 

在老杭州人的记忆中,桥西这一带很热闹,有菜市场、各式早点摊、卖像章的、画炭笔画的……人声鼎沸,弥漫着浓厚的市井烟火气。

 

但那时,他们中很多人还不知这日日推车而过的拱宸桥和桥下的河流是这么有名。

 

京杭大运河的最南端 拱宸桥

 

桥西历史街区综合保护工程启动后,十余年里,不断修缮、保护、改造,最终,这一片街区既保留了原住民本来的生活状态,又引进新元素在运河边落地生根。

 

老工艺和新创意在这里碰撞,历史与现代气息在这里交汇。

 

流淌着的遗产

 

大运河从北到南,穿越六朝烽烟,阅尽百年沧桑。其南端终点的标志便是拱宸桥。

 

拱宸桥老照片 

 

运河之利,使得清朝时内河轮船业、转运业、仓储业、造船业在拱宸桥地区蓬勃发展,络绎不绝的商船满载着江南的富庶,一路北上。

 

一百多年前,浙江第一家缫丝厂、第一家纱厂、第一盏电灯在此问世,开浙江近代工业之先河。步入现代,又缔造出杭一棉、浙麻等中国轻工业龙头企业,成为这一地区经济发展新的注脚。

 

这里曾是杭州茶楼最为云集之处,沿运河讨生活的人们多在此歇脚;这里曾是杭州戏院最集中的地方,杭城第一部无声电影就是在拱宸桥边的茶楼里放映的。在近代,这一地区无疑是杭城北部的商业中心,有“杭州的‘上海’”之美誉。

 

拱宸桥西面的杭丝联建筑老照片

然而,三四十年前,随着运河航运功能定位的弱化和城市产业结构的调整,杭州桥西由盛极一时的传统工业区慢慢变成一个低收入群体集中的棚户区。区域内一度民居混杂、基础设施落后、污染严重、公共空间严重缺乏,成了杭州破落的“下只角”。

 

后经多年治理,终以新貌回归居民与游客。桥西综合保护工程坚持修旧如旧,集中保护了传统街巷肌理,修复了一些富有本土民俗特色的公共场所,做到既有原汁原味的杭州味道,又让游人找到共鸣。

 

工程对一批体量较大的工业遗存建筑进行了公共场所导向的保护改造:基于杭州的三个老字号——“王星记扇子”“张小泉剪刀”“西湖绸伞”,并利用杭一棉老厂房、土特产仓库和红雷丝织厂的旧厂房改建成了中国扇博物馆、刀剪剑博物馆、伞博物馆和杭州工艺美术博物馆,形成了开放式的桥西博物馆群。

 

建立四大博物馆,保护了杭州老字号;选择改造旧厂房,又保护了杭州的工业遗产。这种工业遗存和传统工艺美术的相得益彰,可以说是千年运河溅落上岸的晶莹的排浪,是从流淌着的“遗产”中挖掘出“活”的历史,古为今用,值得观赏者川流不息。

 

修缮后的杭丝联建筑 

 

桥西直街上的四大博物馆

 

穿行于这片充满着浓郁历史文化的博物馆群落间,是一次枕着流动运河记忆、带着怀旧情怀的寻知之旅。

 

在这里,中国刀剪剑博物馆、中国扇博物馆、中国伞博物馆、杭州工艺美术博物馆等一批由旧厂房改造而成的国家级博物馆相继诞生。莫干山路上的灯光点亮了那一组组工业遗存景观,唤醒了几代杭州人的青春记忆。

 

刀剪剑博物馆,可以近距离欣赏镶绿松石青铜剑、英国剪刀、白玉嵌宝石柄乌兹短刀等馆内精品,目睹复原后的干将铸剑场景,了解刀剪剑的铸造方法及“张小泉”“龙泉宝剑”等品牌成型史,领略刀剪剑“开一刃为刀、两面开刃为剑、双刀相交为剪”的独特文化。当然,也可以从生活化视角去体验关于刀剪剑的民间风俗、生活趣点。 

 

中国刀剪剑博物馆

在综合展示以中国为代表的伞文化、伞历史、伞故事、制伞工艺技术以及伞艺术的中国伞博物馆,可以沉浸在场馆营造的烟雨江南氛围中,追溯伞的审美、伞的诗意和伞的象征意蕴伴随历史车轮,碾压出的一道文化轨迹。

 

而这附近的中国扇博物馆,是世界上仅有的两个扇主题博物馆之一,另一个是英国伦敦扇博物馆。凝神感受扇艺形制与扇面样式从单一到多变、制扇工艺从简约实用到精雕细琢雅玩观赏的历程,才能理解扇艺原来是民间工艺与诗、书、画、雕刻等艺术相融相促的结果,才能触碰每一把扇的背后手艺人对追求更美丽、更卓越的用心。

 

中国伞博物馆

中国扇博物馆 

 

漫步到以原创展览、社教活动为特色的杭州工艺美术博物馆,不光可以欣赏杭州传统手工艺精品,还能在二楼的大师工作室全活态展示空间里,近距离观摩大师的创作,那一针一线做刺绣、一笔一笔画丝绸烙画的场景就在你眼前呈现,可亲、可学、可体验,可欣然在博物馆里“动起来”。

 

杭州工艺美术博物馆 

 

“专业化、平民化”是工美馆群的立馆之本,这不单单因其展示的刀、剪、剑、扇、伞和传统手工艺都与当下生活密切相关,更在于它打破了有形的界线,与大中小学、行业企业、社区、工美大师合作,扩大文化辐射范围,用心做服务。

 

运河两岸的居民给了它“家门口的博物馆”的亲切称呼,它也成了许多亲子家庭日常休闲的好去处。

 

泛在化博物馆

  

在传统印象中,博物馆就像是封闭的“盒子”,它们更关心的是如何突出藏品,与周围环境的关系并不是重点。 

 

桥西工美博物馆群无疑打破了人的固有观念,突出对文物遗迹动态、活化的展示,既包含对民居、桥、水体、老工厂、老字号等遗存的静态展示,更囊括对居民的生活生产、节事表演、场景解说等的动态展现。这是一个“地域+传统+记忆+居民”的宏大系统。

 

来到桥西,来到工美馆群,能看到的只是藏品和艺术珍品吗?

 

当然不仅于此,它们与静默低调的桥西街区互为依托。走入其中,恍若穿行于历史与现实间,那直街、小巷便是城市最具生活底蕴的低吟,那幽长石桥路上传来的步履声声就是岁月长河留下的传说。

 

运河两岸鳞次栉比的前店后坊式江南民居建筑,家家门前的水码头,以及由桥、河、街、坊、弄、堂、宅等众多景观组成的特色环境,透出枕水人家的原汁原味。回迁“旧居”的原住民们以及被引进的新商业,让古运河人家的原生态生活场景得以恢复,也赋予了历史街区全新的生命力。

 

桥西的居民们晨起散步、打太极,夜间闲谈、跳广场舞,遗失的感觉渐渐回来了,那些捧一杯茶在桥头亭看桥看水的老人说,“能感觉,现在的桥西啊,有了过去的幸福感,也有了符合时代的变化。”与他们聊聊,也许你还能听到最淳朴的桥西故事。

 

如今的桥西直街 

 

在这片曾有着工业荣光的土地上,以运河景观、历史建筑、工艺美术为特色的综合性运河遗产展示基地日日运转着。它淡化了实体形式,将博物馆的外皮简化为“零”,在营造展示氛围、表达情感上取得了实体博物馆无法达到的效果;它考虑了桥西原住民保护自身文化的强烈要求,也满足了游人深入了解地域文化的那份好奇。

 

在炎炎夏日,不妨来这桥西工美博物馆群,走在青石板铺就的巷弄里,伴着那白墙黑瓦,木窗敞院,触摸这座城市的工业历史心跳和工美文化脉动。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