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更多动态
  • 凌平 60后“前浪”的体育人生
  • 2020-06-11 10:49:00 来源: 作者: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202014日,作为“2020品牌杭州·生活品质总点评”系列之一,“2019杭州休闲生活点评”在千岛湖顺利召开。在本次发布会上,凌平成为了“年度人物”之一。

 

从体育运动专业的学生,到运动休闲理论的研究者,凌平始终没有离开体育;从三尺讲台上的教授,到世界休闲组织的执委,凌平则不断地拓展着自己的活动空间。凌平把论文写在中国的大地上,在世界的休闲学术论坛上,发出了中国学者的声音。

 

这个开学季,原杭州师范大学体育与健康学院院长凌平,和大多数高校教职工一样,在新学期没有按照原计划回到学校。因为疫情管控原因,他每天在家读书、授网课。

 

现年60岁的凌平,同时是世界休闲组织理事会常务理事,原国务院学位办全国体育硕士专业学位指导委员会委员。

 

见面的这天,他特意挑了一套西装,脚上却是穿惯了的运动鞋。因为常年锻炼,花甲之年的他看起来精神矍铄。

 

浙大首位体育专业博导

儿时参加乒乓球运动的凌平


少年时的凌平 

从九岁起,凌平就被母亲送往体校学习乒乓球。

 

至今,他仍保持每周至少两次的乒乓球运动。去年,他还参加了杭州市58岁以上乒乓球男子单打锦标赛,拿了单打冠军。


杭州市少体校乒乓球队的教练和队员

60后一代的成长轨迹,与“后浪”们有些许不同。

 

1978年,凌平考取了上海体育学院体育教育专业本科,因为集聚了文化大革命十年里未能参加高考的人,加之当时的体育运动刚刚开始复苏振兴,所以体育专业的报考人数也是相当多,上海体育学院78级体育教育专业的学生,就有360多人。

 

本科毕业,凌平被分配到当时的浙江冶金经济专科学院(现为嘉兴学院)工作。“在当时来看,我的情况是属于比较差的,很多同学的工作单位都很好,比如杭州大学等等在杭高校。父母都建议我放弃。”

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在建德梅城工作了一年,凌平利用业余时间复习,考上了杭州大学(现浙江大学)的研究生。

 

八十年代初,研究生招生非常少,考试竞争异常激烈,他所就读的杭州大学第一届体育硕士研究生,有39个人报考,只招2人,凌平以总分第一的成绩被录取。硕士毕业之后,他留校任教,后又在浙大完成博士学位的攻读。

从研究生求学起,凌平在浙江大学奉献了自己23年时光,也见证了浙大体育专业实力的逐渐强大。

 

2003年以前,国内高校有体育专业博士授予点的学校,只有北京体育大学和上海体育学院两所,到了2003年,在凌平和几位浙大教师的努力下,浙江大学拿到了体育人文社会学专业的博士学位授予点。此后,他作为第一位该专业的博士生导师开始招收学生。

 

如今,他所带的第一届两个博士生,都已成为浙江大学休闲研究的中坚力量。一位已经是浙江大学教育学院的副院长,还有一位现在成了浙江省休闲学会的会长。他们都在休闲体育研究领域,继续深耕。

 

挑起杭师大体育学院大梁

 

2006年,杭州师范大学体育学科建设急需走上一个新台阶。这年,已是浙江大学体育系主任的凌平,调任杭师大体育与健康学院院长。在杭师大至今十几载,他为学校体育专业学科建设倾注颇多。

青年时期的凌平(中)

 

杭州师范大学是一所教学型大学,对科研的重视性不如教学高,学科要变强,教学和科研要两手抓。“这实际上是一场革命。”凌平的到任,对于当时杭师大的老师很有压力。改革从内部和外部双管齐下,在学院内部,他对原来的老师提出了更高要求,“或许原来你是一个教书匠,但现在我希望你们不但要会教书,还要会写文章、能拿课题。”

 

在外部,他把一些年轻有为的博士、博士后引进杭师大,尤其是在运动人体科学、休闲体育方面有所建树的人才,以形成更具实力的团队。

 

专业建设上,他在原有民族传统体育、社会体育专业基础上,发展了一个新的本科专业——休闲体育,这在当时的全国高等师范院校中,属于首家,并拿到了省级教学实验基地的资质。

 

浙江省在杭高校教工乒乓比赛合影

2010年,休闲体育专业开始招收本科生,学院随即开始申请体育专业一级学科硕士点,次年即获得审批通过。随着学科平台在学院逐一落地,学院教师对外交流、拿课题的机会也多了起来。

 

可以说,如果没有凌平对学院大刀阔斧的改革,尤其是对教师提升学术能力的要求,杭师大拿到体育学一级学科硕士学位授予点,或许还会再晚几年。

 

前浪的希冀

 

体育专业的发展,跟社会经济文化发展密不可分。2007年,全国只有两个院校有休闲体育专业,到今年,大概有80个学校具有该专业。生活品质提高了,预示着休闲的社会和时代也随之到来。

 

2006年是中国休闲元年,这一年,杭州举办了第一届世界休闲博览会。十几年时间,杭州的体育休闲行业发展很快。凌平也在教学之余,参与到相关理论研究及与政府部门的合作交流中。

 

青年学术奖颁奖

 

近几年,尤其是2022年亚运会筹备工作启动以来,奥运会、亚运会等体育赛事因为举办成本过高,在多国普通民众间的接受度都开始呈现出一种遇冷状态。凌平开始思考“是否应该节俭办体育赛事”,并把节俭办会的研究指向了杭州亚运会,这与杭州市“绿色、智能、节俭、文明”的办会理念不谋而合。

 

“亚运会的筹备,一方面要让老百姓感觉到这不是一个劳民伤财的事情,另一方面政府相关部门确确实实要探索高效办会。”为此,凌平专程做了一版关于节俭办亚运会的指导纲要,等到最终完善定稿,将会对外发布。

把学术研究上升到社会责任,凌平手里的“乒乓”越拍越大,越拍越重。

 

历经几十年的体育生涯,这位60后的“前浪”有了更大的希冀。他希望亚运元素中可见到杭州历史文化遗产的运用,后亚运的无形遗产得以传承,中国的体育事业能够成为民族文化自信的一脉动力。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