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们右
  • “蚊子会”:一个公司的前世、今生和未来
  • 2017-12-07 17:26:00 来源:我们杭州 作者:李勇
  • 【字号: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杭州是当今世界互联网技术应用的高地之一。由于阿里巴巴,杭州成为当下中国电子商务的发祥地,也是电商产业发展的领先之地。在这样的背景下,“蚊子会”作为一家服务于电商的公司,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迅速成长,是可以理解的。

  难以理解的,是“蚊子会”独特的运作方式。无论是开办电商卖家和电商服务商的“俱乐部”,举办“电商培训”,还是出版有关电商的书籍、运用电商自媒体,以及推出时尚的“淘宝直播”、拓展“电商孵化器”和“电商投资”,这个包括“董事长”和“总经理”在内只有 10 个人的公司,把件件业务做到了别致。例如,在书籍出版方面,它的“杭州糖糖文化有限公司”仅有 1 人负责出版业务,堪称“一个人的出版社”。从 2014 年底迄今仅三年时间,已累积出版电商类书籍10 万余册。近年来,这个“一个人的出版社”以几近于一月一本的速度出版与电商有关的各种业务书籍。难怪,在 2016 年杭州“生活与发展”国际研讨会上,当“蚊子会”年轻的董事长王俊桦在这个高规格论坛的经济分论坛上侃侃介绍公司业绩时,许多资深的专家为之眼前一亮,同时也困惑于用传统经济学理论难以解读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了。

  2016 年,“蚊子会”获利达到了1000余万元,人均创利百万余元,可以说是服务行业里的“高科技”企业。 那么,“蚊子会”的“高科技”含量是什么呢?

  其实,把“蚊子会”置于互联网背景下,就不难解开它运作的密码。因为基于互联网,新公司运作的“游戏规则”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从“蚊子会”这个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如下一些特征:

  首先,说蚊子会”是一家公司,更不如说是一个平台。它为电商卖家、电商服务商搭建了一个对接服务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服务商”为“卖家”提供各类服务所需,也由此获取服务所需的各类数据及资源,“蚊子会”的主要任务则是搭建平台整合相关的服务资源。还是以“一个人的出版社”为例,它的工作是整合作者、内容、读者以及传统出版机构等资源,通过基于互联网的平台运作,让出版要素快速聚集并有效形成产品(书籍)和产品的销售。在基于互联网的运作平台上,传统出版社解构了。

  其次,在“蚊子会”这个平台上唱主角的是各类群体。比如,因服务于电商卖家而结成的服务商群体;因电商培训而由教师、培训组织方以及培训对象等参与的学习群体;至于与出书、自媒体、直播、投资等业务相关的各类群体就不一而足了。这些群体既有利益关联性,又不限于利益关联,或多或少具有在价值、文化、交往乃至兴趣、情感等方面相关联的社会属性。因此,基于互联网的“平台经济”又可称作为“社群经济”。在“社群经济”中,服务对象与服务者之间,消费者与生产者之间,并没有严格的界限;例如,一个受益于“蚊子会”服务的电商(在“蚊子会”,这样的电商已达到 200 余万),同样可以是它的“自媒体”“直播”“投资”业务的合作者。这便是为什么“蚊子会”的运营能力和运营成效远远超过了一般传统公司。

  第三,“蚊子会”的领导人秉持打造电商服务“生态圈”的理念,并自觉地将这一理念付诸“蚊子会”的经营实践。比如,由“蚊子会”孵化、组织或直接参与合作的项目,其收益比例在“蚊子会”一方均不会超过 30%。从中可以看到,“蚊子会”是领会了互联网新经济的共享之道的。基于发明互联网的互联科技之所以具有催生共享经济的可能性,不仅在于它提供了能够“互联互通”和“共建共享”的新技术手段,更在于它从“形而上”的层面,揭示了世界万物彼此关联依存、多样化竞合的生态图景,纠正了自工业文明以来普遍认为世界只有竞争的片面观念。

  以上可算作“蚊子会”的今生写照。当然,我们也十分关心它的未来发展。那么,它的未来又将会怎样呢?

  对此,我和我的同事在现场调研时,与“蚊子会”的两位领导人进行了讨论。讨论中谈到了“蚊子会”与阿里巴巴电商平台的天然联系;谈到了两者的“同”与“不同”;也谈到了后者强大的扩张性对“蚊子会”这样的创新公司可能产生的影响(更何况,在当前整个电商的生态链中,“蚊子会”就置身在阿里巴巴这个庞然大物的“卧榻之侧”呢)。

  当然,未来总会有它悬而未决的困惑,并非像时下宣称的“未来已来”那么轻松 。但是,未来也是有轨迹可循的。依人类一路走来的经验看,从原始火耕文明,到古代农业文明,再到近现代的工业文明,技术革命带来生产力进步,进而导致生产关系和社会形态的变革,这或是谁也拗不过去的未来之道。如果“蚊子会”已深谙此道并义无反顾,那么它,以及许许多多正循着新经济轨迹努力前行的创新公司,又何惧未来呢?!

  最后,再说说“蚊子会”的前世。这是一个颇有兴致的话题。两个年轻人,一位叫“疯子王”(王俊桦在业界的别名),另一位叫吴蚊米,两人因某些机缘巧合相识相知而合作,并用各自的名字命名了现在的“蚊子会”。好吧,按宗教人士的观点,这在“前世”需要修成多大的缘分啊!因为“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自从互联网揭示了世界不但“相反相成”,而且“相依相荣”的道理,我们或开始了幡然领悟:原来,不仅只是感情生活,还有彼此的其他交往,乃至最理性的经济合作,那不太说得清楚的“缘分”,同样是那么的重要……

  (作者系杭州市社会治理研究与评价中心主任)

  •   分享到: